《行動代號:孫中山》:革命、奮鬥、救青春 | Meeting Dr. Sun

《行動代號:孫中山》英文電影海報


【楚爾秀電影評論】

《行動代號:孫中山》(Meeting Dr. Sun),這是由易智言導演、李烈製作,素人演員詹懷雲、魏漢鼎主演,2014年7月上映的荒謬寓言電影。本片獲得2014年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獎,敘事手法大膽獨特,細膩描繪青少年的躁動與生命力,並將台灣國族與經濟的沉重議題,進行殘酷卻不失幽默的深度剖析,成功編寫出一則荒謬的青春寓言。

先從導演易智言談起:易智言2002年執導的電影《藍色大門》,拍攝背景為台北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該片挖掘了素人演員桂綸鎂、陳柏霖,十年後,桂綸鎂、陳柏霖不僅分別得到金馬影后、金鐘影帝的肯定,也成為兩岸三地炙手可熱的明星。易智言喜歡啟用新秀演員,相隔十二年再次執導長片《行動代號:孫中山》,同樣啟用素人演員詹懷雲、魏漢鼎主演高中生。

接著談本片製片人李烈:近年來重要的國片推手之一,從2008年《囧男孩》開始,她便積極參與國片電影製作,李烈於2010年榮獲第47屆金馬獎年度傑出台灣電影工作者獎,而2013年賣座片《總舖師》也是由李烈監製。《行動代號:孫中山》是李烈再次回到小成本電影製作。

《行動代號:孫中山》作為一部小成本電影,很難去講述一個可歌可泣的大時代故事,也沒法去演繹奇幻魔法的3D世界,甚至無法訴說一個小確幸的回憶,只是夾雜草圖的非成熟行動計畫。

《行動代號:孫中山》的故事相當樸質簡單,本片描述一群高中生偷銅像的故事,主要戲份集中兩位男主角阿左(詹懷雲飾演)、小天(魏漢鼎飾演)。這部影片的故事前輕後重,影片前60分鐘解釋為何兩位主角因積欠班費和畢業旅行費而產生偷銅像的動機,使得前半段的戲劇節奏過慢,有點拖戲。當然,導演是要透過比窮的議題來彰顯「貧富不均」及「貧窮世襲」等左派議題,進而導出片尾「兒子的兒子絕對不能窮斃了」的結論。白爛搞笑可以代代傳承如一朵朵盛開的花,貧窮弱勢則不可世襲定格彷彿永遠不變的往昔。

這部影片最大的笑點就是「美少女戰士面具」,因為那是最廉價的面具,成為本片行動的重要符號。由於本片沒有女主角,因此需要一些女性Q版符號來增添本片柔性元素,而美少女戰士面具在最後警衛室段落起了重要作用。

本片並非所謂的社會寫實片,也非教條式批判性電影,這部電影是借用寓言方式講述一個荒謬故事。為什麼是寓言?大家都知道新台幣100元上面的畫像是孫中山,不是蔣中正、也非四個小朋友,以孫中山作為行動代號,大家都可以清楚了解這群高中生在進行一個相當二百五的計畫,「革命、奮鬥、救青春」。

那麼這部片為何是荒謬片而非寫實片?大家都知道台灣人是非常擅長Cost Down,島內雕像多數屬於空心為主流,因此要偷一個實心雕像的機率還不知是千分之幾?本片主角偷到實心雕像,真是難能可貴,辛苦了!

如果觀眾帶著校園青春的心情看《行動代號:孫中山》,可能會提不起勁,因為這部影片沒有沈佳儀。如果觀眾帶著黑色幽默的心情看《行動代號:孫中山》,同樣會提不起勁,因為這部影片沒有周杰倫。其實要帶著卡通趣味的心情看《行動代號:孫中山》,你才會發現導演的惡作劇。

片尾,孫中山的銅像在台北市東西區穿梭,是否實現了三民主義的均富或是所謂的均貧?導演沒有做任何批判性解釋,而是留下一個自由大門讓觀眾自行填空。

《行動代號:孫中山》於第51屆金馬獎獲獎如下:魏漢鼎獲得最佳新演員提名,而易智言獲得最佳原著劇本獎。


《行動代號:孫中山》電影預告片


#Chuersong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