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總里見八犬傳》:日本武士文學經典 | Nansō Satomi Hakkenden

《南總里見八犬傳》


【楚爾秀電影評論】

如何才能寫成一本傳世經典小說?本文介紹日本江戶時代職業小說家第一人,《南總里見八犬傳》作者,曲亭馬琴。

《南總里見八犬傳》(日語:南総里見八犬伝/なんそうさとみはっけんでん Nansō Satomi Hakkenden),常被簡稱為《八犬傳》,是一套19世紀時的日本讀本,全書共98卷、106冊,兩百萬字,由日本戲作家曲亭馬琴撰著。《南總里見八犬傳》是江戶時代戲本文學的代表作,並以武士文學的代表作身份,與貴族文學代表作的《源氏物語》並論。


里見八犬傳人物浮世繪


曲亭馬琴(1767年7月4日-1848年12月1日),原名為瀧澤興邦,曲亭是他以中國巴陵曲亭所取的筆名,此人有很多筆名,號稱:著作堂主人、笠翁、篁民、蓑笠漁隠、飯台陳人、玄同等。

寬正四年(1792年),曲亭馬琴當時24歲,在山東京傳的介紹下,馬琴來到蔦屋重三郎的家中寄宿,並開始著手學習戲劇創作。蔦屋重三郎是在江戶很有名望的出版業巨頭,他曾資助和賠養了許多作家和浮世繪畫家。山東京傳是曲亭馬琴的小說啟蒙老師,給予曲亭馬琴初期創作的指導,因此曲亭馬琴也被歸類為山東京傳門人。

江戶時代流行的文學叫做「町人文學」:主要反映社會生活,而且圖文並茂,搭配插圖或是連環圖做連載,而故事內容包含妓院生活、歷史故事及神話傳說,一言以蔽之,古代小說創作就是從傳奇小說開始,並從日常生活取材。然而,這個時期作家為了吸引讀者眼球,在作品參雜不少淫穢媚俗內容。回想同一時期,清朝初期文壇流行作品,當屬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與袁枚的《子不語》等神怪筆記小說(XX筆記本),主要在模仿前一代經典小說《聊齋誌異》。

有關江戶時代小說家,當時趕上一種日本文學風潮,稱為翻案小說風潮,簡單解釋就是跟風小說。舉例說明:日本天皇喜歡讀《論語》,不久就會有人寫《日本論語》,接著就有人寫《XX論語》,……。其實跟風小說這種寫作手法從來沒消失過,即使進入21世紀,中外書商皆然樂此不疲。

山東京傳與曲亭馬琴當時挑到的翻案作品是《水滸傳》,中國四大奇書之一的《水滸》自1728年(享保13年)由岡島冠山部分翻譯引進到日本,成為江戶時代的熱門讀本,日本作家建部綾足在1773年將《水滸》故事,改編為以日本為背景的《本朝水滸傳》。曲亭馬琴在1796年發表首部作品《高尾船字文》,新穎的翻案文學手法,啟發那個時代小說創作者,鼓舞大家來寫同人誌,並再次帶動「水滸熱潮」。

山東京傳在1799年亦如法炮製撰寫《忠臣水滸傳》,而曲亭馬琴1825年再寫了一本《傾城水滸傳》,把水滸英雄全部女性化,舉例:托塔天王晁蓋→夜叉天王小蝶;豹子頭林冲→虎尾櫻戸;行者武松→女行者竹世。

山東京傳與曲亭馬琴師徒兩人,不僅成為當時的熱門作家,並且使得日本文學創作中心由京都移往江戶。江戶就是現今的東京市,關東第一大城,德川家康政權的根據地。山東京傳與曲亭馬琴能在江戶混出名堂,可見確實是受到日本讀者歡迎。據說,曲亭馬琴一生六十年寫作時間,共計寫過三百個故事,是個小說產量非常豐盛的職業作家。

文化十年(1813年),山東京傳發表了《雙蝶記》,但得到的評價很低,此後創作的作品亦是平凡之作。三年後,五十五歲的山東京傳離開了人世。曲亭馬琴則在此後不久,開始著手創作一部傳世傑作,即文章開頭提到的《南總里見八犬傳》。

山東京傳雖然是個暢銷作家,但是他的作品都是以抄襲與跟風為主,由於其創作才氣有限,山東京傳並沒有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作品流派,因此在文壇評價不高。曲亭馬琴身為山東京傳門人,曲亭馬琴當然看得清楚山東京傳的弱點及限制,再者,曲亭馬琴僅比山東京傳小六歲,所以山東京傳之死,亦加強曲亭馬琴撰寫傳世傑作之意念。

《南總里見八犬傳》自1814年寫起、1842年完成,曲亭馬琴共花了28年才完成此書,並成為日本古典文學史上最長篇的巨著。八犬傳故事構成借用不少來自中國古代文學的素材和靈感,尤其是《水滸傳》。其實,曲亭馬琴先寫了《南總里見八犬傳》十年,然後同步創作《南總里見八犬傳》及《傾城水滸傳》,但《傾城水滸傳》在1935年未完停寫,因為馬琴那時進入人生低潮。

如同在水滸傳中,天上108個魔星轉生人世間成為108個豪傑英雄,在八犬傳中也出現了一條串著108顆念珠的水晶項鍊,其中的八顆大珠飛散之後轉生為稱為「里見八犬」的八名勇士。而介於歷史事實與神怪故事的張羅手法,顯示受到《封神演義》的影響很深,八犬傳故事中出現人物超過400個。

天保四年(1833年),由於長期的勞累,再加上年齡的原因,曲亭馬琴的視力幾乎失明。而此時《八犬傳》剛剛完成了一半,他的兒子宗伯也抱病在床,再加上馬琴並沒有門人,因而一時間馬琴的文學創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以至於馬琴甚至動過自殺的念頭。

兩年後,馬琴三十八歲的兒子宗伯去世,這件事又給馬琴重重的一擊。宗伯從小就體弱多病,留下了妻子阿路和一個八歲的兒子。此時,馬琴的創作已陷入了絕境,馬琴不得不賣掉了自己珍貴的藏書,還賣掉了早已住慣的老宅,搬到了市郊的一棟舊房中。

天保十一年(1840年),曲亭馬琴完全失明了。馬琴的兒媳阿路是醫師的女兒,雖然並不識字,但也還算聰明。阿路提出由馬琴口述,由她來代筆,力爭儘快完成《八犬傳》,馬琴雖最終答應了她的要求。由於阿路只認識幾個字,因此馬琴必須從假名和漢字開始教起,一字一句的艱難前進。有時,由於馬琴引用的典故過於深奧,阿路一時難以領會,甚至會急得大哭起來。儘管如此,他們最終還是堅持下來,並完成了最後一卷,為《八犬傳》畫上了圓滿句號。嘉永元年(1848年),曲亭馬琴去世,享年八十二歲。

但真正將八犬傳故事推向世界舞臺的應屬編劇家鎌田敏夫在1982年所撰寫的改編版小說《里見八犬傳》,與以其為基礎所翻拍的電影《里見八犬傳》(Satomi Hakkenden,1983年角川映畫發行),此片也捧紅了參與演出的藥師丸博子(薬師丸ひろ子)與真田廣之等日本知名演員。


里見八犬傳1983年電影海報


八犬傳的故事背景設定在日本戰國時代、室町時代中期,主舞台位於安房國境,今日千葉縣南端。安房領主里見義實的女兒伏姬公主由於受到玉梓(因引誘瀧田城主而被義實處死的小妾)死前的詛咒,被自己飼養的愛犬八房(玉梓的怨靈附身)帶到深山中,以夫婦身份一同生活。伏姬去世之後,關東各地陸續有姓氏中有個「犬」字的年輕人出生,也就是故事主角的八犬士。

里見八犬傳的主角是八個由念珠轉生的武士,他們在出生時隨身就攜帶著裡面會浮現文字的念珠,分別代表仁、義、禮、智、忠、信、孝、悌八種美德。電影《里見八犬傳》整個故事已經過大幅度的改編,無論是人物設定或劇情重點,都與原作的《南總里見八犬傳》出入頗大。電影故事是一百多年後,重生的玉梓派人追殺里見家,見里家只剩靜姬公主殘活下來,倖存的靜姬只能尋找八犬士復仇,結局是八犬士消滅邪惡的玉梓,但八犬士只剩下犬江親兵衛存活,而親兵衛最後與靜姬一起退隱生活。

里見八犬傳電影主題曲值得介紹,歌名“Satomi Hakken Den”,副標題: “I Don’t Want This Night To End”,由美國歌手John O’Banion在1983年為電影所寫的歌曲。而這部電影原聲帶很特別,開頭曲與結尾曲皆選用John O’Banion的創作歌曲,“Satomi Hakken Den”亦成為80年代經典情歌。英日文解釋:Satomi里見、Hakken八犬、Den傳。




#Chuersong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