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親情浴血奔馳的屍速列車 | Train To Busan

《釜山行》電影海報


【楚爾秀電影評論】

《釜山行》(부산행,Train To Busan)是一部2016年喪屍主題的韓國災難電影,由延尚昊執導,孔劉、鄭有美、馬東錫、金秀安、崔宇植、安昭熙以及金義聖演出。《釜山行》片名在台灣與香港翻譯成《屍速列車》。

《釜山行》的故事從任職韓國首爾一家證券公司的基金經理人徐碩宇開始:碩宇與妻子分居後疏於照顧女兒秀安,為了補償寂寞的秀安,碩宇因而答應秀安的生日願望,迫不得已帶著女兒搭上從首爾開往釜山的KTX高鐵列車。但那日清晨剛好遇上神秘病毒入侵首爾,一個被喪屍咬到的女子跑上了列車,死在列車上淪為喪屍後,開始襲擊乘務員與其他乘客。而乘客們在互相感染的情況下,陸續一個接一個變成喪屍,整台列車變成屍速列車。


《釜山行》電影預告片


《釜山行》的基本故事路線:以親情父愛作為整部影片主軸,成功刻劃一個疏於照顧女兒的父親,在面對攸關生死的危急關頭,展現父愛的人性本能,數次衝破喪屍大軍的血腥侵犯,在九死一生的危機下拯救女兒。另外,本片諸多配角不只是單純陪襯的綠葉角色,更在列車上的喪屍大戰屢屢扮演關鍵角色,協助碩宇與秀安這對父女躲過喪屍的追殺,而這些配角機乎全員壯烈犧牲,也為本片添加熱血的傷悲情懷。


《釜山行》電影演員拍攝手法


有關《釜山行》的喪屍病毒來源,在電影中並沒有清楚交代來龍去脈,但劇情提到基金經理人徐碩宇有投資一間生物科技公司,從徐碩宇與部屬的電話紀錄中,觀眾隱約可以推測病毒是來自這間生物科技公司,也就是說這場災難正是男主角自己一手造成。另外,韓國動畫《首爾車站》是引發片商拍攝《釜山行》的構想來源,但《首爾車站》與《釜山行》的劇情並無直接關聯,而且《首爾車站》劇情編排比起《釜山行》遜色很多,所以不能把《首爾車站》當成《釜山行》的前傳看待。

《釜山行》的劇情編排非常成功,導演更特意在恐怖情節上凸顯親情元素,而層層疊疊的喪屍進攻讓劇情高潮迭起:碩宇在列車上尋找女兒秀安是本片第一波高潮;列車開到大田站遭到軍人喪屍襲擊將劇情帶向第二波高潮;列車駛離大田站後,列車乘客因互不信任而自相殘殺創造第三波高潮;列車在東大邱站翻覆後,殘存人士受到喪屍追殺是第四波高潮;最後主角群坐上一輛能開動的火車頭來到了最終高潮,本片結束在通往釜山站的隧道。

本片的開始秀安唱了一首歌曲,而在本片結束時秀安也唱了同一首歌《Aloha Oe》,意思就是再見。《Aloha Oe》這首歌是著名的夏威夷民謠,為十九世紀末夏威夷最後一任女王莉莉.烏歐卡拉尼(Queen Lili uokakani)還是公主時,於1878年所作,莉莉.烏歐卡拉尼平時喜愛音樂,並且擅長作曲。有一天,她看到一對戀人離別前的深情擁抱,那情景激發她的思緒,而完成了這首動聽的離別歌曲。


《釜山行》扣人心弦結尾:《Aloha Oe》出現在釜山站的隧道


《Aloha Oe》原唱歌曲


喪屍主題電影最早源自歐美的吸血鬼電影而來,經過上世紀末的生化病毒電影及惡靈古堡的電玩體材加料演化後,喪屍電影已自成一格形成另類的恐怖電影。不過,喪屍電影長期都流行於歐美地區,在《釜山行》上映之前,亞洲地區並沒有成功拍攝相關類型電影的範例。

有兩部電影與《釜山行》題材類似:2013年改編自馬克斯·布魯克斯的同名小說的《末日之戰》(World War Z),可謂至今最為成功的歐美喪屍電影;另外,2013年改編自法國雅克·勒布(Jacques Lob)科幻漫畫的《末日列車》(Snowpiercer)也是著名的火車災難電影,該片也是韓國導演奉俊昊的首部英語電影。

《釜山行》另有一種特殊的政治解讀,影片是影射韓戰時期首爾失守淪陷,南韓政府移往釜山等待美軍救援,為什麼說美軍會來支援南韓呢?因為《釜山行》最後小女孩唱的是夏威夷民謠,美軍的太平洋艦隊應會前去釜山即刻救援,這個聯想也實在過於強大。

《釜山行》在韓國創下2016年首部千萬觀眾進場的電影紀錄。首日票房逾87.2萬名觀眾進場,票房狂吸韓幣65.6億元(約新台幣2億元)。《屍速列車》在台灣上映首日全台票房即飆破新台幣2,300萬元,打敗由全智賢、車太鉉主演的《我的野蠻女友》全台2,200萬元票房紀錄,上映兩週(10天)票房2.5億元超越布萊德·彼特主演的活屍電影《末日之戰》2.36億元票房成為台灣活屍片冠軍,下檔時全台票房總計3.4億元。《屍速列車》在香港上映34天,票房累積港幣6,630萬元,打破同年上映的港產電影《寒戰2》票房紀錄。《屍速列車》在馬來西亞票房突破馬幣1,630萬元,成為大馬史上最賣座電影。《釜山行》在亞洲各國票房皆表現亮眼,全亞洲的電影票房合計約美金1億元。




#Chuersong編輯推薦